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恐怖小说 -> 首席你好:驱魔大人的呆萌妻

第21章 上药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  热门推荐:

很意外的是,玄瑟忍住了,开打可以,但沈衣衣在身旁,这个如同瓷娃娃一样的女人,经不起一点碰撞。所以玄瑟忍住了,干脆闭上眼睛不看顾连瑾,反正他的气息是那么的明显,就算不看也知道他走到哪里。

谁知道偏偏这时候,顾连瑾停顿了脚步,细声地说道:“真想不到小师弟也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,但师弟你的目光是不是太差了一点?还是说从来不近女色的你,不知道怎么挑女人?”

玄瑟徒然睁眼,他已经忍无可忍,顾连瑾无非就是逼他出手,那就如其所愿!把沈衣衣拉住轻轻往边上一带,玄瑟顺手拉出了挂在墙上的青铜剑,剑锋的寒光从沈衣衣面前划过,吓得她顿时花容失色。

而玄瑟一点考虑都不用,直接挥手就砍。

顿时,一道剑光闪过,并没砍到顾连瑾,倒是把那扇檀木雕花门拦腰砍断了。

本来站在那里的顾连瑾,不慌不忙,轻易地躲开了玄瑟的攻击,依旧笑容淡定地后退着,一个闪身便是走到落地玻璃窗边上,优哉游哉地朝着二人微微弯腰行礼。

“小师弟还是如此暴躁,那师兄就先走了。”

话毕,只见他整个人往后倾倒,那落地玻璃如若无物,直接就穿了过去,整个人坠落下去。

沈衣衣不禁低声尖叫,天啊!跳楼了!不对!这人怎么穿过玻璃的?!

她想去看看,却是被玄瑟一把揪住,怒气未消,语气中如寒霜般冷漠地说道:“坐下。”

沈衣衣不禁咽了咽口水,玄瑟手中的青铜剑依旧寒光闪烁,这男人怒气正在心头,她还是乖乖听话吧。看着那边可怜的檀木雕花门,沈衣衣就知道玄瑟到底是有多恨那个顾连瑾,他是真想砍了那个男人啊!

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就穿过了玻璃,这样摔下去,不会摔死吗?”沈衣衣虽然听话地走到沙发上坐着,她很好奇刚才的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人又怎么能够穿过玻璃呢?而且这么高掉下去,必死无疑的吧?

玄瑟淡漠地挂还青铜剑,缓步走到一旁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,但也是回答了沈衣衣的疑问,语气中淡漠带着些许的轻蔑和不甘:“他要是能够会摔死,我会亲自给他上坟。”

稍稍地停顿了一下,玄瑟眼角看到了沈衣衣依旧好奇满满的脸色,看着她试图偷偷地往那边的落地玻璃走去,玄瑟不禁皱眉,冷漠地说道:“沈衣衣,我说了坐好!你也想被砍吗?”

沈衣衣被他吓了一跳,这男人背后长眼睛啊!她都无声地移动了,为什么还被发现?虽然百般好奇,但她还是乖乖听话地坐在沙发上,细声地嘀咕着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“药箱。”玄瑟看着手中的药箱,却是眉头浅皱,他为什么要拿药箱,不过是听冬雪说了沈衣衣在前往玄氏大楼途中所发生的事,但药箱已经拿了出来,他好像又不能直接塞回去。

把药箱拿到沈衣衣面前,玄瑟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,双手交叉在胸前,冷漠地说道:“以后,不要靠近那个姓顾的。”

沈衣衣倒是惊喜他居然给自己拿来了药箱,不管怎么说,她是真的很需要上药。便是一边翻腾着药箱里的绷带啊,创口贴啊,药水啊什么的,一边反问玄瑟:“为什么啊?话说他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说话像个古代人?”

“你不必知道,总之记住,远离他。那个男人,很危险。”玄瑟语气中依旧是冷漠,说道顾连瑾那是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。

想起顾连瑾来这里的目的,玄瑟便是走到书桌前,的确是送来了一封信,复古的红框信封上写着,玄瑟皱眉,麟瑜是他的字,而会写这个名字的,只有他的师父,难道说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?

在玄瑟准备财信之际,那边的沈衣衣也发出了低呜,此外还有瓶子被打翻的声音。

他不禁皱眉,这个女人到底笨到什么程度?

二话不说走过去,直接伸手就夺走了沈衣衣手上的棉棒,玄瑟淡漠地说道:“坐好,不许动。”

沈衣衣微微愣着,除了傻傻地点头,不敢有其他反应,而她目前很震惊,玄瑟这是要亲自给她上药吗?

愣愣地看着玄瑟轻柔地抬起她的脚,膝盖上的擦伤因此而疼痛,让沈衣衣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却又是不敢说话。倒是玄瑟,不知道是否听见了沈衣衣的反应,手中棉棒的动作很轻柔,而且还体贴地给她轻轻吹着,弄好消毒之后,再给她贴上了纱布。

这还真的是意外的一面,沈衣衣愣了半天,才徒然知道脸红,天啊!玄瑟真的在给她上药!这种待遇,只怕是男女朋友之间也不可能体会得到吧?!

怎么办?!看着玄瑟认真给她上药的样子,沈衣衣不禁脸红心跳,心跳加速,紧张得她只好眼睛四处乱看。

“玄瑟,信封上那个,是你的名字?”沈衣衣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信封上,这种古老的兴奋,甚至连贴邮票的地方都没有,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那些,古代人用的信封。所以她猜测,这个写信给玄瑟的人,写的是玄瑟的名字吗?还是像古代人那样,有着姓名和字?

玄瑟随意地应了声,他此时正在惊讶着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笨手笨脚,为什么那么一段路就能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?

沈衣衣则是看着那个信封上的字,低声地念着:“玄麟瑜,玲玉?额,怎么就想起老妈来了。不过现在的人,一般不会又是名又是字的吧?”

“玄家遵从古训,每个男婴出生就会被命名,起字。”玄瑟淡淡地回应着沈衣衣的自言自语,之后,不禁一愣,他为何要解析。

“好了。”玄瑟淡淡地放下手,随意地收拾了一下桌子,便是一言不发地把信封收回到书桌抽屉里,然后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张走到沈衣衣跟前,重重地丢落在她面前,“今天下班之前,把这个看完。”

沈衣衣还在感慨着玄瑟的包扎处理比起医院的护士还要好,却又是被玄瑟的举动吓了一跳,愣愣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婚约协议。”玄瑟淡漠地回应,嘴角边上似乎挂起了若隐若现的冷笑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