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恐怖小说 -> 首席你好:驱魔大人的呆萌妻

第9章 好戏现在才开始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  热门推荐:

安安静静地在玄瑟怀中待了一会,沈衣衣又是无法冷静了,玄瑟这样扣着她,她不就没办法把眼睛从前面那恶心的女鬼身上移开了吗?!

可这周围全都是恶心的鬼怪,沈衣衣也知道玄瑟怀中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。

只是,她能不能背过?让她看不见这些鬼怪不就好了。

比如,趴在玄瑟怀中?

光是这样想,就让沈衣衣脸上一抹绯红,那样的话,她的小心脏更加受不了啊!

“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你想死吗?”玄瑟冰冷的声音几乎是在沈衣衣的耳边响起,让沈衣衣浑身一阵躁动,这个男人!这样太犯规了!

耳朵是她很敏感的地方啊!喂!

也不敢挣扎,沈衣衣只能是迅速地点头,她闭上眼睛总行了吧!不看就不就好了!但她想不明白,自己不是一句话都没说吗,为什么玄瑟知道她在想什么?

或许沈衣衣自己没有察觉,她这红致耳根的害羞,又岂能逃过玄瑟的眼睛?

“玄……玄瑟,你说我有灵魂碎片在这里,可我还没死不是吗?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沈衣衣努力让自己的分散注意力,不然的话,她身体贴着玄瑟的位置,就会显得格外的敏感。

尤其是下面。

玄瑟并未察觉到沈衣衣心跳加速的原因是源于他,倒是带着几分赞许,沈衣衣这无意间提出了很好的问题。

于是玄瑟的态度稍稍放缓了些,伸手指着前方那面目狰狞的女鬼,淡漠地说着:“一切问题源于你的八字,你的命格。而你的灵魂在不知不觉间分裂了,并且被吸收到里世界,因为不能转世投胎,如今全都变成了这种名为‘罗刹’的残魂。”

“啊,居然还有名字,‘罗刹’吗?为什么有种很帅气的感觉?那我要怎么做?”沈衣衣一面表现的很感兴趣,但实际上却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眼,一旦注意力回到了前方那女鬼身上,她就无法担心,这还是很恐怖很吓人啊!

而且,刚才并没有听到那些鬼怪的声音,如今竟是充斥着她的耳朵。

低呜,悲鸣,哭泣声,窸窸窣窣的说话声,源源不断。

这让沈衣衣就算不睁开眼睛,似乎也能看到那些鬼怪出现在面前一样。

“玄瑟,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?”沈衣衣轻声地问道,现在她又被那种恶心的感觉所充斥着,感觉再不离开这个地方,她估计连昨天吃的东西也能吐出来。

“回去?”玄瑟淡漠地范围,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笑意,似乎带着几分恶趣味,缓缓地靠近了沈衣衣,几乎是贴在她的耳朵上,用那带着磁性的声音细语。

“好戏现在才开始。”

沈衣衣浑身一阵颤抖,本能地躲避着,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的脸到底有多红,因为从脖子到耳根,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就像是要把她烧了一样。

匆匆地点头,这个时候眼睛已经瞪得老大,她可不想玄瑟还有什么奇怪的举动。

玄瑟嘴角边上挂起了淡淡的冷笑,他好像知道该怎么让沈衣衣乖乖听话了。

“在这站着,不要闭眼。”玄瑟说完这句话,才缓缓地放开了沈衣衣。

一脸冷峻地走到跟前,看着那努力想要挣脱镜子的‘罗刹’,不屑地冷哼着。这种脱离主体已久的灵魂,被黑暗物质侵蚀的几乎不见人形,如今就是行尸走肉,一心只想着要吞噬最后的残魂。

玄瑟淡淡地轻弹指,冬雪那崭白的身影便显现在他的身后,玄瑟淡漠地说道:“冰封。”

冬雪身影化作一道白霞,如同无物一样飘入镜子中,她那雪白身影飘过的地方,尽然泛起朵朵冰霜小花,密集而起,迅速攀爬在所有鬼怪的脚上,就像是被素白的藤蔓所缠绕着,无法动弹。

式神的出现,让那些鬼怪慌乱而逃,对于这种危险,它们倒是格外的敏感。

女鬼也想逃,可因为冬雪的目标是它,只让她来得及一个转身,便是被冰柱了双脚。

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瞬间穿透镜子传来,光是这个声音,就让周围的镜子动荡不安。

玄瑟微微皱眉,这女鬼比他想象的要顽固。

嘭!!

徒然,玻璃镜子全部被震碎了,飞溅而出的碎片,让原本在发愣的沈衣衣一阵尖叫,连忙捂着头蹲了下来。

玄瑟迅速回身,只见刚才还被困住的女鬼,如今已经挣脱了束缚,绕道沈衣衣背后,张牙舞爪地铺了过去!

“找死!”伴随着玄瑟一声微怒的低喝,冬雪的身影如同利箭一般飞出,手中的轻纱披帛如同利刃般飞出,瞬间把那女鬼捆绑着。

而女鬼的利爪此时与沈衣衣的距离,只有一厘米。

沈衣衣惊慌,她听到玄瑟的怒喊,迅速回头,如今是看着那张狰狞的面孔,近在咫尺。还有那闪动着寒光的利爪,几乎要刺穿她的眼球。

这一瞬间,她已经忘记了尖叫,脑袋完全一片的空白,整个人如同被石化了一样,不敢动弹。

看着眼前这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面容,那唯一一只完好的眼睛里,布满了恐惧,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所以这一瞬间,沈衣衣的内心有着很微妙的感觉,她突然觉得眼前的‘自己’很可怜,为什么要经受这种痛苦,为什么要受到这等折磨?

“不怕,回来就好。”沈衣衣露出甜甜的浅笑,微微地侧着头,看着眼前的‘自己’,就像是一个迷途知返的失足青年,总算是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玄瑟看着甚至来不及喝停,沈衣衣已经伸手轻轻地附上了对方的面。

一阵刺骨的寒意从手心传入到她的心中,就像是突然被丢进了雪堆里似的,沈衣衣浑身一阵颤抖。但她却没有收回自己的手,即便那股寒意让她的脸色如雪般苍白,她却依旧笑着。

“啧!冬雪,击碎它!”玄瑟冷漠地咂舌,这个女人!不是直接送羊入虎口吗?!

然而冬雪并没动,反而是那边的女鬼缓缓地收回了利爪。

一滴清澈的热泪顺着她那张完好的脸滑落,滴在沈衣衣的手上,暖暖的。

微妙的事也随之而发生了,那原本狰狞的面容,渐渐消散,恢复成一个与沈衣衣一模一样的面貌。

在展露出一抹阳光的笑意之后,化作淡薄的光影,飘入到沈衣衣的身体内。

那一幕很美,如同天堂的霞光覆盖在沈衣衣身上,照亮了她安闲的面容,点点星光飘下,盘旋在她身边。

天使,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玄瑟暗暗叹气,还真的是乱来,他轻扬手让冬雪散去,这才走向了沈衣衣,接住她那正好无力往后倒的身躯。因为被寒气所伤,她就像是个刚刚从冰棺中抱起的雪美人一样。

“沈衣衣,你又欠我一次。”玄瑟说着,轻轻地附上那抹苍白的唇。

一道暖流夹带着生气传入到沈衣衣的身体中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